首页

产经

茂名威尼斯国际水疗

茂名威尼斯国际水疗

(原标题:专访台湾“榨菜哥”:我和大陆榨菜“不打不相识”)

【环球时报】一席“大陆人连榨菜都吃不起”的论调,让台大经济学系毕业的岛内财经名嘴黄世聪一夕成为网络红人,大陆各种嘲讽和抗议声纷至沓来。不过处于这样的风口浪尖,他还是痛快地同意接受《环球时报》专访,畅谈“榨菜风波”带给他的震撼教育。

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大陆

环球时报:被网民称为“榨菜哥”,您是否喜欢这样的称呼?

黄世聪:这件事在网络引起热烈讨论,如果因为我的说法让中国大陆民众觉得被冒犯,然后叫我“榨菜哥”,我个人觉得OK。这也算是大家认识我的方式,我个人觉得还蛮有意思的。

环球时报:可否谈一下成长经历?

黄世聪:我1973年出生在台湾嘉义市,后来去台大念经济系,之后到花莲东华大学。之所以选择那个地方,是因为当时就认为未来台湾跟大陆的关系会非常重要,所以我就读大陆研究所,论文写的是大陆期货市场。因为念大陆研究所的关系,我研一暑假就参加了赴大陆参访团。可以说,我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中国大陆,前前后后大概17天。我们去了北京、重庆,坐长江三峡游轮到黄山,最后到广州,当时大概是1996年的夏天。这几年,我还是经常去大陆,有时候参访,有时候演讲。我也去很多城市自费旅游过,对大陆不算陌生,应该算有某种程度的了解。对于大陆这些年成长的快速,我的感受还蛮深的。

环球时报:您平时都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大陆发展和人民生活状态的?

黄世聪:我的本职工作是研究台湾股票市场,对大陆A股、沪深市场和香港股市也有研究,所以会经常看中国大陆的研究报告、主要媒体的报道以及各大财经媒体网站。另外,有一些香港朋友在大陆工作,我也会通过这个渠道多认识大陆的现况。当然台湾媒体的报道非常多,因为这几年很多台湾人投资人民币定存及沪深300等各式各样的基金,我们需要在节目上多向台湾观众介绍,当然都是非常粗浅的。

我们也会亲自去大陆,不过这两年我比较少去,主要是因为台湾很多人投资东南亚房地产,我们的研究开始集中在那里。我遇到很多大陆民众到柬埔寨、菲律宾等地投资,我也有很多大陆朋友,大家平时相处其实还挺愉快的。

对大陆网民的反应“始料未及”

环球时报:您的那套“榨菜理论”是如何形成的?

黄世聪:那一天节目讨论的主题是“中美贸易战”,需要举例子说明大陆经济遇到了挑战。 在此之前,我在台湾媒体上读到一篇文章,讲的就是我后来说的理论。我在节目上套用了这个观点: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关系,大概很多大陆中下阶层的人会觉得吃不起榨菜,然后讲到榨菜股票下跌之类的,最后又讲了大家比较熟悉的那些话。事件的前因后果就是这个样子,可能节目截取了我后面讲的那段话,给人感觉好像在说全大陆人都吃不起榨菜,其实并不是那个意思。我知道大陆榨菜大概两块多人民币一包,我真正想表达的是:榨菜价格上涨,一些中下阶层的人要吃这些可能会有点困难,反过来使榨菜业绩出现下滑。

另外,我们在节目上说的内容很多都是媒体的报道,而媒体有时候起标题就是这样,加上我们也需要让节目吸引眼球,节目运作本身就是这个样子。这些都导致我的讲法不太恰当。

环球时报:再有机会,您如何表述?

黄世聪:中国大陆的反响当然蛮大的,不仅媒体第一时间报道,还有很多大陆网友在我的脸书和社交媒体留言,我由此感受到很多批评和指导,也了解到我一时的口误以及没有表达清楚完整,会引发中国大陆民众这么大的抗议,可以说“始料未及”。

经过这件事,我知道未来一旦说到这种事情,包括所谓“吃不起”等说法时一定要修正一下,或者干脆不要用这种方式去讲。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的话,我应该不会再讲这件事情了。

环球时报:您把“涪陵”念成“培陵”。能否自我评价一下语文水平?

黄世聪:涪陵榨菜可能在中国大陆很知名,不太会有人念错,但身为在台湾长大的人,我们很难了解全中国大陆的省市怎么念,因此出现发音不对的情形。当然错了就是错了,说明自己在认识地名方面有待加强。不过,我觉得我的语文能力还算不错。后来我也问了很多朋友,发现像我这样念错的大有人在。不少大陆网友也跟我说,“要不是你这样念,我们可能也会念错”。

愿意参访榨菜企业

环球时报:岛内有不少说大陆人生活的段子像茶叶蛋、五粮液,您怎么看?

黄世聪:应该这样说,因为中国大陆蛮大的,所以会有各式各样的现象发生,媒体报道的只是大陆的一部分。但有时候为了节目效果,包括迎合民众“讲法越简单越好”的心理,就会出现类似“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”这种说法,不过这只是他个人的看法。我觉得不会有很多人包括台湾名嘴或财经界人士,真的会认为大陆人吃不起这些东西。

两岸还是要多交流、多沟通,像我自认为算是台湾内部比较了解大陆情况的,都无法全面掌握大陆,能够看到的可能也只是一个点。譬如在当前两岸政治紧张的情况下,一些原本是少数人发生的事情,可能就会被对方放大,尤其现在媒体喜欢做争议报道和爆点,往往形成“台湾媒体上出现非常多大陆负面报道”的情况,但其实我们都知道那只是大陆的某些部分。不过,我认为这些不会影响两岸关系,因为我们也经常报道大陆进步的方面。如果长期看我们的节目会知道,我们曾公开称赞大陆手机支付有多方便,“狠甩台湾十年以上”,也讲过华为5G技术全世界最厉害、大陆高铁全球最强,其他像火箭登月等,我们讲过很多,只是负面报道更容易引发关注。

环球时报:收到的榨菜吃了吗?

黄世聪:我这几天刚好要做健康检查,不能够吃那种食品。但是我把它分送给很多亲朋好友,有些人参考大陆网友给我的留言,用榨菜配粥或炒肉丝什么的,觉得都很好吃。还有人跟我要了第二次,我就告诉他们“我还没吃呢,不要全部拿光”。大陆公司幽我一默,我也回公司一个幽默,这样的互动蛮有趣的,就像我在脸书上所说,“无论大家的认知如何,无论我们之间的政治关系有多紧张,大家对美食文化的喜欢都是一样的”。如果这样的处理方式能够给大家带来一点欢乐的话,我觉得也还OK。

环球时报:如果大陆榨菜企业邀请您参访,您愿意去吗?

黄世聪:有机会我当然愿意啊,但是他们还没跟我联系。台湾大型食品公司比较少,毕竟市场不像中国大陆那么大,如果能去参观这种大型食品工厂,我觉得会是一个蛮有趣的经验。所谓“不打不相识”,经过这次互动,我认识你,你也认识我,蛮有意思的。

台湾"榨菜哥"收两箱榨菜:如此贵重 心情无限激动

“榨菜我收到了,谢谢。”16日傍晚,自称“榨菜哥”的台湾“财经专家”黄世聪在脸书发布了这样一条帖文,证实他已收到从大陆的寄出的涪陵榨菜。


杨艺 本文来源:环球网 责任编辑:杨艺_NBJ10647

茂名威尼斯国际水疗 -

(原标题:专访台湾“榨菜哥”:我和大陆榨菜“不打不相识”)

【环球时报】一席“大陆人连榨菜都吃不起”的论调,让台大经济学系毕业的岛内财经名嘴黄世聪一夕成为网络红人,大陆各种嘲讽和抗议声纷至沓来。不过处于这样的风口浪尖,他还是痛快地同意接受《环球时报》专访,畅谈“榨菜风波”带给他的震撼教育。

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大陆

环球时报:被网民称为“榨菜哥”,您是否喜欢这样的称呼?

黄世聪:这件事在网络引起热烈讨论,如果因为我的说法让中国大陆民众觉得被冒犯,然后叫我“榨菜哥”,我个人觉得OK。这也算是大家认识我的方式,我个人觉得还蛮有意思的。

环球时报:可否谈一下成长经历?

黄世聪:我1973年出生在台湾嘉义市,后来去台大念经济系,之后到花莲东华大学。之所以选择那个地方,是因为当时就认为未来台湾跟大陆的关系会非常重要,所以我就读大陆研究所,论文写的是大陆期货市场。因为念大陆研究所的关系,我研一暑假就参加了赴大陆参访团。可以说,我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中国大陆,前前后后大概17天。我们去了北京、重庆,坐长江三峡游轮到黄山,最后到广州,当时大概是1996年的夏天。这几年,我还是经常去大陆,有时候参访,有时候演讲。我也去很多城市自费旅游过,对大陆不算陌生,应该算有某种程度的了解。对于大陆这些年成长的快速,我的感受还蛮深的。

环球时报:您平时都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大陆发展和人民生活状态的?

黄世聪:我的本职工作是研究台湾股票市场,对大陆A股、沪深市场和香港股市也有研究,所以会经常看中国大陆的研究报告、主要媒体的报道以及各大财经媒体网站。另外,有一些香港朋友在大陆工作,我也会通过这个渠道多认识大陆的现况。当然台湾媒体的报道非常多,因为这几年很多台湾人投资人民币定存及沪深300等各式各样的基金,我们需要在节目上多向台湾观众介绍,当然都是非常粗浅的。

我们也会亲自去大陆,不过这两年我比较少去,主要是因为台湾很多人投资东南亚房地产,我们的研究开始集中在那里。我遇到很多大陆民众到柬埔寨、菲律宾等地投资,我也有很多大陆朋友,大家平时相处其实还挺愉快的。

对大陆网民的反应“始料未及”

环球时报:您的那套“榨菜理论”是如何形成的?

黄世聪:那一天节目讨论的主题是“中美贸易战”,需要举例子说明大陆经济遇到了挑战。 在此之前,我在台湾媒体上读到一篇文章,讲的就是我后来说的理论。我在节目上套用了这个观点: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关系,大概很多大陆中下阶层的人会觉得吃不起榨菜,然后讲到榨菜股票下跌之类的,最后又讲了大家比较熟悉的那些话。事件的前因后果就是这个样子,可能节目截取了我后面讲的那段话,给人感觉好像在说全大陆人都吃不起榨菜,其实并不是那个意思。我知道大陆榨菜大概两块多人民币一包,我真正想表达的是:榨菜价格上涨,一些中下阶层的人要吃这些可能会有点困难,反过来使榨菜业绩出现下滑。

另外,我们在节目上说的内容很多都是媒体的报道,而媒体有时候起标题就是这样,加上我们也需要让节目吸引眼球,节目运作本身就是这个样子。这些都导致我的讲法不太恰当。

环球时报:再有机会,您如何表述?

黄世聪:中国大陆的反响当然蛮大的,不仅媒体第一时间报道,还有很多大陆网友在我的脸书和社交媒体留言,我由此感受到很多批评和指导,也了解到我一时的口误以及没有表达清楚完整,会引发中国大陆民众这么大的抗议,可以说“始料未及”。

经过这件事,我知道未来一旦说到这种事情,包括所谓“吃不起”等说法时一定要修正一下,或者干脆不要用这种方式去讲。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的话,我应该不会再讲这件事情了。

环球时报:您把“涪陵”念成“培陵”。能否自我评价一下语文水平?

黄世聪:涪陵榨菜可能在中国大陆很知名,不太会有人念错,但身为在台湾长大的人,我们很难了解全中国大陆的省市怎么念,因此出现发音不对的情形。当然错了就是错了,说明自己在认识地名方面有待加强。不过,我觉得我的语文能力还算不错。后来我也问了很多朋友,发现像我这样念错的大有人在。不少大陆网友也跟我说,“要不是你这样念,我们可能也会念错”。

愿意参访榨菜企业

环球时报:岛内有不少说大陆人生活的段子像茶叶蛋、五粮液,您怎么看?

黄世聪:应该这样说,因为中国大陆蛮大的,所以会有各式各样的现象发生,媒体报道的只是大陆的一部分。但有时候为了节目效果,包括迎合民众“讲法越简单越好”的心理,就会出现类似“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”这种说法,不过这只是他个人的看法。我觉得不会有很多人包括台湾名嘴或财经界人士,真的会认为大陆人吃不起这些东西。

两岸还是要多交流、多沟通,像我自认为算是台湾内部比较了解大陆情况的,都无法全面掌握大陆,能够看到的可能也只是一个点。譬如在当前两岸政治紧张的情况下,一些原本是少数人发生的事情,可能就会被对方放大,尤其现在媒体喜欢做争议报道和爆点,往往形成“台湾媒体上出现非常多大陆负面报道”的情况,但其实我们都知道那只是大陆的某些部分。不过,我认为这些不会影响两岸关系,因为我们也经常报道大陆进步的方面。如果长期看我们的节目会知道,我们曾公开称赞大陆手机支付有多方便,“狠甩台湾十年以上”,也讲过华为5G技术全世界最厉害、大陆高铁全球最强,其他像火箭登月等,我们讲过很多,只是负面报道更容易引发关注。

环球时报:收到的榨菜吃了吗?

黄世聪:我这几天刚好要做健康检查,不能够吃那种食品。但是我把它分送给很多亲朋好友,有些人参考大陆网友给我的留言,用榨菜配粥或炒肉丝什么的,觉得都很好吃。还有人跟我要了第二次,我就告诉他们“我还没吃呢,不要全部拿光”。大陆公司幽我一默,我也回公司一个幽默,这样的互动蛮有趣的,就像我在脸书上所说,“无论大家的认知如何,无论我们之间的政治关系有多紧张,大家对美食文化的喜欢都是一样的”。如果这样的处理方式能够给大家带来一点欢乐的话,我觉得也还OK。

环球时报:如果大陆榨菜企业邀请您参访,您愿意去吗?

黄世聪:有机会我当然愿意啊,但是他们还没跟我联系。台湾大型食品公司比较少,毕竟市场不像中国大陆那么大,如果能去参观这种大型食品工厂,我觉得会是一个蛮有趣的经验。所谓“不打不相识”,经过这次互动,我认识你,你也认识我,蛮有意思的。

台湾"榨菜哥"收两箱榨菜:如此贵重 心情无限激动

“榨菜我收到了,谢谢。”16日傍晚,自称“榨菜哥”的台湾“财经专家”黄世聪在脸书发布了这样一条帖文,证实他已收到从大陆的寄出的涪陵榨菜。


杨艺 本文来源:环球网 责任编辑:杨艺_NBJ10647

(原标题:专访台湾“榨菜哥”:我和大陆榨菜“不打不相识”)

【环球时报】一席“大陆人连榨菜都吃不起”的论调,让台大经济学系毕业的岛内财经名嘴黄世聪一夕成为网络红人,大陆各种嘲讽和抗议声纷至沓来。不过处于这样的风口浪尖,他还是痛快地同意接受《环球时报》专访,畅谈“榨菜风波”带给他的震撼教育。

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大陆

环球时报:被网民称为“榨菜哥”,您是否喜欢这样的称呼?

黄世聪:这件事在网络引起热烈讨论,如果因为我的说法让中国大陆民众觉得被冒犯,然后叫我“榨菜哥”,我个人觉得OK。这也算是大家认识我的方式,我个人觉得还蛮有意思的。

环球时报:可否谈一下成长经历?

黄世聪:我1973年出生在台湾嘉义市,后来去台大念经济系,之后到花莲东华大学。之所以选择那个地方,是因为当时就认为未来台湾跟大陆的关系会非常重要,所以我就读大陆研究所,论文写的是大陆期货市场。因为念大陆研究所的关系,我研一暑假就参加了赴大陆参访团。可以说,我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中国大陆,前前后后大概17天。我们去了北京、重庆,坐长江三峡游轮到黄山,最后到广州,当时大概是1996年的夏天。这几年,我还是经常去大陆,有时候参访,有时候演讲。我也去很多城市自费旅游过,对大陆不算陌生,应该算有某种程度的了解。对于大陆这些年成长的快速,我的感受还蛮深的。

环球时报:您平时都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大陆发展和人民生活状态的?

黄世聪:我的本职工作是研究台湾股票市场,对大陆A股、沪深市场和香港股市也有研究,所以会经常看中国大陆的研究报告、主要媒体的报道以及各大财经媒体网站。另外,有一些香港朋友在大陆工作,我也会通过这个渠道多认识大陆的现况。当然台湾媒体的报道非常多,因为这几年很多台湾人投资人民币定存及沪深300等各式各样的基金,我们需要在节目上多向台湾观众介绍,当然都是非常粗浅的。

我们也会亲自去大陆,不过这两年我比较少去,主要是因为台湾很多人投资东南亚房地产,我们的研究开始集中在那里。我遇到很多大陆民众到柬埔寨、菲律宾等地投资,我也有很多大陆朋友,大家平时相处其实还挺愉快的。

对大陆网民的反应“始料未及”

环球时报:您的那套“榨菜理论”是如何形成的?

黄世聪:那一天节目讨论的主题是“中美贸易战”,需要举例子说明大陆经济遇到了挑战。 在此之前,我在台湾媒体上读到一篇文章,讲的就是我后来说的理论。我在节目上套用了这个观点: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关系,大概很多大陆中下阶层的人会觉得吃不起榨菜,然后讲到榨菜股票下跌之类的,最后又讲了大家比较熟悉的那些话。事件的前因后果就是这个样子,可能节目截取了我后面讲的那段话,给人感觉好像在说全大陆人都吃不起榨菜,其实并不是那个意思。我知道大陆榨菜大概两块多人民币一包,我真正想表达的是:榨菜价格上涨,一些中下阶层的人要吃这些可能会有点困难,反过来使榨菜业绩出现下滑。

另外,我们在节目上说的内容很多都是媒体的报道,而媒体有时候起标题就是这样,加上我们也需要让节目吸引眼球,节目运作本身就是这个样子。这些都导致我的讲法不太恰当。

环球时报:再有机会,您如何表述?

黄世聪:中国大陆的反响当然蛮大的,不仅媒体第一时间报道,还有很多大陆网友在我的脸书和社交媒体留言,我由此感受到很多批评和指导,也了解到我一时的口误以及没有表达清楚完整,会引发中国大陆民众这么大的抗议,可以说“始料未及”。

经过这件事,我知道未来一旦说到这种事情,包括所谓“吃不起”等说法时一定要修正一下,或者干脆不要用这种方式去讲。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的话,我应该不会再讲这件事情了。

环球时报:您把“涪陵”念成“培陵”。能否自我评价一下语文水平?

黄世聪:涪陵榨菜可能在中国大陆很知名,不太会有人念错,但身为在台湾长大的人,我们很难了解全中国大陆的省市怎么念,因此出现发音不对的情形。当然错了就是错了,说明自己在认识地名方面有待加强。不过,我觉得我的语文能力还算不错。后来我也问了很多朋友,发现像我这样念错的大有人在。不少大陆网友也跟我说,“要不是你这样念,我们可能也会念错”。

愿意参访榨菜企业

环球时报:岛内有不少说大陆人生活的段子像茶叶蛋、五粮液,您怎么看?

黄世聪:应该这样说,因为中国大陆蛮大的,所以会有各式各样的现象发生,媒体报道的只是大陆的一部分。但有时候为了节目效果,包括迎合民众“讲法越简单越好”的心理,就会出现类似“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”这种说法,不过这只是他个人的看法。我觉得不会有很多人包括台湾名嘴或财经界人士,真的会认为大陆人吃不起这些东西。

两岸还是要多交流、多沟通,像我自认为算是台湾内部比较了解大陆情况的,都无法全面掌握大陆,能够看到的可能也只是一个点。譬如在当前两岸政治紧张的情况下,一些原本是少数人发生的事情,可能就会被对方放大,尤其现在媒体喜欢做争议报道和爆点,往往形成“台湾媒体上出现非常多大陆负面报道”的情况,但其实我们都知道那只是大陆的某些部分。不过,我认为这些不会影响两岸关系,因为我们也经常报道大陆进步的方面。如果长期看我们的节目会知道,我们曾公开称赞大陆手机支付有多方便,“狠甩台湾十年以上”,也讲过华为5G技术全世界最厉害、大陆高铁全球最强,其他像火箭登月等,我们讲过很多,只是负面报道更容易引发关注。

环球时报:收到的榨菜吃了吗?

黄世聪:我这几天刚好要做健康检查,不能够吃那种食品。但是我把它分送给很多亲朋好友,有些人参考大陆网友给我的留言,用榨菜配粥或炒肉丝什么的,觉得都很好吃。还有人跟我要了第二次,我就告诉他们“我还没吃呢,不要全部拿光”。大陆公司幽我一默,我也回公司一个幽默,这样的互动蛮有趣的,就像我在脸书上所说,“无论大家的认知如何,无论我们之间的政治关系有多紧张,大家对美食文化的喜欢都是一样的”。如果这样的处理方式能够给大家带来一点欢乐的话,我觉得也还OK。

环球时报:如果大陆榨菜企业邀请您参访,您愿意去吗?

黄世聪:有机会我当然愿意啊,但是他们还没跟我联系。台湾大型食品公司比较少,毕竟市场不像中国大陆那么大,如果能去参观这种大型食品工厂,我觉得会是一个蛮有趣的经验。所谓“不打不相识”,经过这次互动,我认识你,你也认识我,蛮有意思的。

台湾"榨菜哥"收两箱榨菜:如此贵重 心情无限激动

“榨菜我收到了,谢谢。”16日傍晚,自称“榨菜哥”的台湾“财经专家”黄世聪在脸书发布了这样一条帖文,证实他已收到从大陆的寄出的涪陵榨菜。


杨艺 本文来源:环球网 责任编辑:杨艺_NBJ10647茂名威尼斯国际水疗

(原标题:专访台湾“榨菜哥”:我和大陆榨菜“不打不相识”)

【环球时报】一席“大陆人连榨菜都吃不起”的论调,让台大经济学系毕业的岛内财经名嘴黄世聪一夕成为网络红人,大陆各种嘲讽和抗议声纷至沓来。不过处于这样的风口浪尖,他还是痛快地同意接受《环球时报》专访,畅谈“榨菜风波”带给他的震撼教育。

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大陆

环球时报:被网民称为“榨菜哥”,您是否喜欢这样的称呼?

黄世聪:这件事在网络引起热烈讨论,如果因为我的说法让中国大陆民众觉得被冒犯,然后叫我“榨菜哥”,我个人觉得OK。这也算是大家认识我的方式,我个人觉得还蛮有意思的。

环球时报:可否谈一下成长经历?

黄世聪:我1973年出生在台湾嘉义市,后来去台大念经济系,之后到花莲东华大学。之所以选择那个地方,是因为当时就认为未来台湾跟大陆的关系会非常重要,所以我就读大陆研究所,论文写的是大陆期货市场。因为念大陆研究所的关系,我研一暑假就参加了赴大陆参访团。可以说,我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中国大陆,前前后后大概17天。我们去了北京、重庆,坐长江三峡游轮到黄山,最后到广州,当时大概是1996年的夏天。这几年,我还是经常去大陆,有时候参访,有时候演讲。我也去很多城市自费旅游过,对大陆不算陌生,应该算有某种程度的了解。对于大陆这些年成长的快速,我的感受还蛮深的。

环球时报:您平时都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大陆发展和人民生活状态的?

黄世聪:我的本职工作是研究台湾股票市场,对大陆A股、沪深市场和香港股市也有研究,所以会经常看中国大陆的研究报告、主要媒体的报道以及各大财经媒体网站。另外,有一些香港朋友在大陆工作,我也会通过这个渠道多认识大陆的现况。当然台湾媒体的报道非常多,因为这几年很多台湾人投资人民币定存及沪深300等各式各样的基金,我们需要在节目上多向台湾观众介绍,当然都是非常粗浅的。

我们也会亲自去大陆,不过这两年我比较少去,主要是因为台湾很多人投资东南亚房地产,我们的研究开始集中在那里。我遇到很多大陆民众到柬埔寨、菲律宾等地投资,我也有很多大陆朋友,大家平时相处其实还挺愉快的。

对大陆网民的反应“始料未及”

环球时报:您的那套“榨菜理论”是如何形成的?

黄世聪:那一天节目讨论的主题是“中美贸易战”,需要举例子说明大陆经济遇到了挑战。 在此之前,我在台湾媒体上读到一篇文章,讲的就是我后来说的理论。我在节目上套用了这个观点: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关系,大概很多大陆中下阶层的人会觉得吃不起榨菜,然后讲到榨菜股票下跌之类的,最后又讲了大家比较熟悉的那些话。事件的前因后果就是这个样子,可能节目截取了我后面讲的那段话,给人感觉好像在说全大陆人都吃不起榨菜,其实并不是那个意思。我知道大陆榨菜大概两块多人民币一包,我真正想表达的是:榨菜价格上涨,一些中下阶层的人要吃这些可能会有点困难,反过来使榨菜业绩出现下滑。

另外,我们在节目上说的内容很多都是媒体的报道,而媒体有时候起标题就是这样,加上我们也需要让节目吸引眼球,节目运作本身就是这个样子。这些都导致我的讲法不太恰当。

环球时报:再有机会,您如何表述?

黄世聪:中国大陆的反响当然蛮大的,不仅媒体第一时间报道,还有很多大陆网友在我的脸书和社交媒体留言,我由此感受到很多批评和指导,也了解到我一时的口误以及没有表达清楚完整,会引发中国大陆民众这么大的抗议,可以说“始料未及”。

经过这件事,我知道未来一旦说到这种事情,包括所谓“吃不起”等说法时一定要修正一下,或者干脆不要用这种方式去讲。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的话,我应该不会再讲这件事情了。

环球时报:您把“涪陵”念成“培陵”。能否自我评价一下语文水平?

黄世聪:涪陵榨菜可能在中国大陆很知名,不太会有人念错,但身为在台湾长大的人,我们很难了解全中国大陆的省市怎么念,因此出现发音不对的情形。当然错了就是错了,说明自己在认识地名方面有待加强。不过,我觉得我的语文能力还算不错。后来我也问了很多朋友,发现像我这样念错的大有人在。不少大陆网友也跟我说,“要不是你这样念,我们可能也会念错”。

愿意参访榨菜企业

环球时报:岛内有不少说大陆人生活的段子像茶叶蛋、五粮液,您怎么看?

黄世聪:应该这样说,因为中国大陆蛮大的,所以会有各式各样的现象发生,媒体报道的只是大陆的一部分。但有时候为了节目效果,包括迎合民众“讲法越简单越好”的心理,就会出现类似“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”这种说法,不过这只是他个人的看法。我觉得不会有很多人包括台湾名嘴或财经界人士,真的会认为大陆人吃不起这些东西。

两岸还是要多交流、多沟通,像我自认为算是台湾内部比较了解大陆情况的,都无法全面掌握大陆,能够看到的可能也只是一个点。譬如在当前两岸政治紧张的情况下,一些原本是少数人发生的事情,可能就会被对方放大,尤其现在媒体喜欢做争议报道和爆点,往往形成“台湾媒体上出现非常多大陆负面报道”的情况,但其实我们都知道那只是大陆的某些部分。不过,我认为这些不会影响两岸关系,因为我们也经常报道大陆进步的方面。如果长期看我们的节目会知道,我们曾公开称赞大陆手机支付有多方便,“狠甩台湾十年以上”,也讲过华为5G技术全世界最厉害、大陆高铁全球最强,其他像火箭登月等,我们讲过很多,只是负面报道更容易引发关注。

环球时报:收到的榨菜吃了吗?

黄世聪:我这几天刚好要做健康检查,不能够吃那种食品。但是我把它分送给很多亲朋好友,有些人参考大陆网友给我的留言,用榨菜配粥或炒肉丝什么的,觉得都很好吃。还有人跟我要了第二次,我就告诉他们“我还没吃呢,不要全部拿光”。大陆公司幽我一默,我也回公司一个幽默,这样的互动蛮有趣的,就像我在脸书上所说,“无论大家的认知如何,无论我们之间的政治关系有多紧张,大家对美食文化的喜欢都是一样的”。如果这样的处理方式能够给大家带来一点欢乐的话,我觉得也还OK。

环球时报:如果大陆榨菜企业邀请您参访,您愿意去吗?

黄世聪:有机会我当然愿意啊,但是他们还没跟我联系。台湾大型食品公司比较少,毕竟市场不像中国大陆那么大,如果能去参观这种大型食品工厂,我觉得会是一个蛮有趣的经验。所谓“不打不相识”,经过这次互动,我认识你,你也认识我,蛮有意思的。

台湾"榨菜哥"收两箱榨菜:如此贵重 心情无限激动

“榨菜我收到了,谢谢。”16日傍晚,自称“榨菜哥”的台湾“财经专家”黄世聪在脸书发布了这样一条帖文,证实他已收到从大陆的寄出的涪陵榨菜。


杨艺 本文来源:环球网 责任编辑:杨艺_NBJ10647

(原标题:专访台湾“榨菜哥”:我和大陆榨菜“不打不相识”)

【环球时报】一席“大陆人连榨菜都吃不起”的论调,让台大经济学系毕业的岛内财经名嘴黄世聪一夕成为网络红人,大陆各种嘲讽和抗议声纷至沓来。不过处于这样的风口浪尖,他还是痛快地同意接受《环球时报》专访,畅谈“榨菜风波”带给他的震撼教育。

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大陆

环球时报:被网民称为“榨菜哥”,您是否喜欢这样的称呼?

黄世聪:这件事在网络引起热烈讨论,如果因为我的说法让中国大陆民众觉得被冒犯,然后叫我“榨菜哥”,我个人觉得OK。这也算是大家认识我的方式,我个人觉得还蛮有意思的。

环球时报:可否谈一下成长经历?

黄世聪:我1973年出生在台湾嘉义市,后来去台大念经济系,之后到花莲东华大学。之所以选择那个地方,是因为当时就认为未来台湾跟大陆的关系会非常重要,所以我就读大陆研究所,论文写的是大陆期货市场。因为念大陆研究所的关系,我研一暑假就参加了赴大陆参访团。可以说,我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中国大陆,前前后后大概17天。我们去了北京、重庆,坐长江三峡游轮到黄山,最后到广州,当时大概是1996年的夏天。这几年,我还是经常去大陆,有时候参访,有时候演讲。我也去很多城市自费旅游过,对大陆不算陌生,应该算有某种程度的了解。对于大陆这些年成长的快速,我的感受还蛮深的。

环球时报:您平时都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大陆发展和人民生活状态的?

黄世聪:我的本职工作是研究台湾股票市场,对大陆A股、沪深市场和香港股市也有研究,所以会经常看中国大陆的研究报告、主要媒体的报道以及各大财经媒体网站。另外,有一些香港朋友在大陆工作,我也会通过这个渠道多认识大陆的现况。当然台湾媒体的报道非常多,因为这几年很多台湾人投资人民币定存及沪深300等各式各样的基金,我们需要在节目上多向台湾观众介绍,当然都是非常粗浅的。

我们也会亲自去大陆,不过这两年我比较少去,主要是因为台湾很多人投资东南亚房地产,我们的研究开始集中在那里。我遇到很多大陆民众到柬埔寨、菲律宾等地投资,我也有很多大陆朋友,大家平时相处其实还挺愉快的。

对大陆网民的反应“始料未及”

环球时报:您的那套“榨菜理论”是如何形成的?

黄世聪:那一天节目讨论的主题是“中美贸易战”,需要举例子说明大陆经济遇到了挑战。 在此之前,我在台湾媒体上读到一篇文章,讲的就是我后来说的理论。我在节目上套用了这个观点: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关系,大概很多大陆中下阶层的人会觉得吃不起榨菜,然后讲到榨菜股票下跌之类的,最后又讲了大家比较熟悉的那些话。事件的前因后果就是这个样子,可能节目截取了我后面讲的那段话,给人感觉好像在说全大陆人都吃不起榨菜,其实并不是那个意思。我知道大陆榨菜大概两块多人民币一包,我真正想表达的是:榨菜价格上涨,一些中下阶层的人要吃这些可能会有点困难,反过来使榨菜业绩出现下滑。

另外,我们在节目上说的内容很多都是媒体的报道,而媒体有时候起标题就是这样,加上我们也需要让节目吸引眼球,节目运作本身就是这个样子。这些都导致我的讲法不太恰当。

环球时报:再有机会,您如何表述?

黄世聪:中国大陆的反响当然蛮大的,不仅媒体第一时间报道,还有很多大陆网友在我的脸书和社交媒体留言,我由此感受到很多批评和指导,也了解到我一时的口误以及没有表达清楚完整,会引发中国大陆民众这么大的抗议,可以说“始料未及”。

经过这件事,我知道未来一旦说到这种事情,包括所谓“吃不起”等说法时一定要修正一下,或者干脆不要用这种方式去讲。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的话,我应该不会再讲这件事情了。

环球时报:您把“涪陵”念成“培陵”。能否自我评价一下语文水平?

黄世聪:涪陵榨菜可能在中国大陆很知名,不太会有人念错,但身为在台湾长大的人,我们很难了解全中国大陆的省市怎么念,因此出现发音不对的情形。当然错了就是错了,说明自己在认识地名方面有待加强。不过,我觉得我的语文能力还算不错。后来我也问了很多朋友,发现像我这样念错的大有人在。不少大陆网友也跟我说,“要不是你这样念,我们可能也会念错”。

愿意参访榨菜企业

环球时报:岛内有不少说大陆人生活的段子像茶叶蛋、五粮液,您怎么看?

黄世聪:应该这样说,因为中国大陆蛮大的,所以会有各式各样的现象发生,媒体报道的只是大陆的一部分。但有时候为了节目效果,包括迎合民众“讲法越简单越好”的心理,就会出现类似“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”这种说法,不过这只是他个人的看法。我觉得不会有很多人包括台湾名嘴或财经界人士,真的会认为大陆人吃不起这些东西。

两岸还是要多交流、多沟通,像我自认为算是台湾内部比较了解大陆情况的,都无法全面掌握大陆,能够看到的可能也只是一个点。譬如在当前两岸政治紧张的情况下,一些原本是少数人发生的事情,可能就会被对方放大,尤其现在媒体喜欢做争议报道和爆点,往往形成“台湾媒体上出现非常多大陆负面报道”的情况,但其实我们都知道那只是大陆的某些部分。不过,我认为这些不会影响两岸关系,因为我们也经常报道大陆进步的方面。如果长期看我们的节目会知道,我们曾公开称赞大陆手机支付有多方便,“狠甩台湾十年以上”,也讲过华为5G技术全世界最厉害、大陆高铁全球最强,其他像火箭登月等,我们讲过很多,只是负面报道更容易引发关注。

环球时报:收到的榨菜吃了吗?

黄世聪:我这几天刚好要做健康检查,不能够吃那种食品。但是我把它分送给很多亲朋好友,有些人参考大陆网友给我的留言,用榨菜配粥或炒肉丝什么的,觉得都很好吃。还有人跟我要了第二次,我就告诉他们“我还没吃呢,不要全部拿光”。大陆公司幽我一默,我也回公司一个幽默,这样的互动蛮有趣的,就像我在脸书上所说,“无论大家的认知如何,无论我们之间的政治关系有多紧张,大家对美食文化的喜欢都是一样的”。如果这样的处理方式能够给大家带来一点欢乐的话,我觉得也还OK。

环球时报:如果大陆榨菜企业邀请您参访,您愿意去吗?

黄世聪:有机会我当然愿意啊,但是他们还没跟我联系。台湾大型食品公司比较少,毕竟市场不像中国大陆那么大,如果能去参观这种大型食品工厂,我觉得会是一个蛮有趣的经验。所谓“不打不相识”,经过这次互动,我认识你,你也认识我,蛮有意思的。

台湾"榨菜哥"收两箱榨菜:如此贵重 心情无限激动

“榨菜我收到了,谢谢。”16日傍晚,自称“榨菜哥”的台湾“财经专家”黄世聪在脸书发布了这样一条帖文,证实他已收到从大陆的寄出的涪陵榨菜。


杨艺 本文来源:环球网 责任编辑:杨艺_NBJ10647

(原标题:专访台湾“榨菜哥”:我和大陆榨菜“不打不相识”)

【环球时报】一席“大陆人连榨菜都吃不起”的论调,让台大经济学系毕业的岛内财经名嘴黄世聪一夕成为网络红人,大陆各种嘲讽和抗议声纷至沓来。不过处于这样的风口浪尖,他还是痛快地同意接受《环球时报》专访,畅谈“榨菜风波”带给他的震撼教育。

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大陆

环球时报:被网民称为“榨菜哥”,您是否喜欢这样的称呼?

黄世聪:这件事在网络引起热烈讨论,如果因为我的说法让中国大陆民众觉得被冒犯,然后叫我“榨菜哥”,我个人觉得OK。这也算是大家认识我的方式,我个人觉得还蛮有意思的。

环球时报:可否谈一下成长经历?

黄世聪:我1973年出生在台湾嘉义市,后来去台大念经济系,之后到花莲东华大学。之所以选择那个地方,是因为当时就认为未来台湾跟大陆的关系会非常重要,所以我就读大陆研究所,论文写的是大陆期货市场。因为念大陆研究所的关系,我研一暑假就参加了赴大陆参访团。可以说,我人生第一次出境就是去中国大陆,前前后后大概17天。我们去了北京、重庆,坐长江三峡游轮到黄山,最后到广州,当时大概是1996年的夏天。这几年,我还是经常去大陆,有时候参访,有时候演讲。我也去很多城市自费旅游过,对大陆不算陌生,应该算有某种程度的了解。对于大陆这些年成长的快速,我的感受还蛮深的。

环球时报:您平时都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大陆发展和人民生活状态的?

黄世聪:我的本职工作是研究台湾股票市场,对大陆A股、沪深市场和香港股市也有研究,所以会经常看中国大陆的研究报告、主要媒体的报道以及各大财经媒体网站。另外,有一些香港朋友在大陆工作,我也会通过这个渠道多认识大陆的现况。当然台湾媒体的报道非常多,因为这几年很多台湾人投资人民币定存及沪深300等各式各样的基金,我们需要在节目上多向台湾观众介绍,当然都是非常粗浅的。

我们也会亲自去大陆,不过这两年我比较少去,主要是因为台湾很多人投资东南亚房地产,我们的研究开始集中在那里。我遇到很多大陆民众到柬埔寨、菲律宾等地投资,我也有很多大陆朋友,大家平时相处其实还挺愉快的。

对大陆网民的反应“始料未及”

环球时报:您的那套“榨菜理论”是如何形成的?

黄世聪:那一天节目讨论的主题是“中美贸易战”,需要举例子说明大陆经济遇到了挑战。 在此之前,我在台湾媒体上读到一篇文章,讲的就是我后来说的理论。我在节目上套用了这个观点:因为中美贸易战的关系,大概很多大陆中下阶层的人会觉得吃不起榨菜,然后讲到榨菜股票下跌之类的,最后又讲了大家比较熟悉的那些话。事件的前因后果就是这个样子,可能节目截取了我后面讲的那段话,给人感觉好像在说全大陆人都吃不起榨菜,其实并不是那个意思。我知道大陆榨菜大概两块多人民币一包,我真正想表达的是:榨菜价格上涨,一些中下阶层的人要吃这些可能会有点困难,反过来使榨菜业绩出现下滑。

另外,我们在节目上说的内容很多都是媒体的报道,而媒体有时候起标题就是这样,加上我们也需要让节目吸引眼球,节目运作本身就是这个样子。这些都导致我的讲法不太恰当。

环球时报:再有机会,您如何表述?

黄世聪:中国大陆的反响当然蛮大的,不仅媒体第一时间报道,还有很多大陆网友在我的脸书和社交媒体留言,我由此感受到很多批评和指导,也了解到我一时的口误以及没有表达清楚完整,会引发中国大陆民众这么大的抗议,可以说“始料未及”。

经过这件事,我知道未来一旦说到这种事情,包括所谓“吃不起”等说法时一定要修正一下,或者干脆不要用这种方式去讲。如果再有一次机会的话,我应该不会再讲这件事情了。

环球时报:您把“涪陵”念成“培陵”。能否自我评价一下语文水平?

黄世聪:涪陵榨菜可能在中国大陆很知名,不太会有人念错,但身为在台湾长大的人,我们很难了解全中国大陆的省市怎么念,因此出现发音不对的情形。当然错了就是错了,说明自己在认识地名方面有待加强。不过,我觉得我的语文能力还算不错。后来我也问了很多朋友,发现像我这样念错的大有人在。不少大陆网友也跟我说,“要不是你这样念,我们可能也会念错”。

愿意参访榨菜企业

环球时报:岛内有不少说大陆人生活的段子像茶叶蛋、五粮液,您怎么看?

黄世聪:应该这样说,因为中国大陆蛮大的,所以会有各式各样的现象发生,媒体报道的只是大陆的一部分。但有时候为了节目效果,包括迎合民众“讲法越简单越好”的心理,就会出现类似“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”这种说法,不过这只是他个人的看法。我觉得不会有很多人包括台湾名嘴或财经界人士,真的会认为大陆人吃不起这些东西。

两岸还是要多交流、多沟通,像我自认为算是台湾内部比较了解大陆情况的,都无法全面掌握大陆,能够看到的可能也只是一个点。譬如在当前两岸政治紧张的情况下,一些原本是少数人发生的事情,可能就会被对方放大,尤其现在媒体喜欢做争议报道和爆点,往往形成“台湾媒体上出现非常多大陆负面报道”的情况,但其实我们都知道那只是大陆的某些部分。不过,我认为这些不会影响两岸关系,因为我们也经常报道大陆进步的方面。如果长期看我们的节目会知道,我们曾公开称赞大陆手机支付有多方便,“狠甩台湾十年以上”,也讲过华为5G技术全世界最厉害、大陆高铁全球最强,其他像火箭登月等,我们讲过很多,只是负面报道更容易引发关注。

环球时报:收到的榨菜吃了吗?

黄世聪:我这几天刚好要做健康检查,不能够吃那种食品。但是我把它分送给很多亲朋好友,有些人参考大陆网友给我的留言,用榨菜配粥或炒肉丝什么的,觉得都很好吃。还有人跟我要了第二次,我就告诉他们“我还没吃呢,不要全部拿光”。大陆公司幽我一默,我也回公司一个幽默,这样的互动蛮有趣的,就像我在脸书上所说,“无论大家的认知如何,无论我们之间的政治关系有多紧张,大家对美食文化的喜欢都是一样的”。如果这样的处理方式能够给大家带来一点欢乐的话,我觉得也还OK。

环球时报:如果大陆榨菜企业邀请您参访,您愿意去吗?

黄世聪:有机会我当然愿意啊,但是他们还没跟我联系。台湾大型食品公司比较少,毕竟市场不像中国大陆那么大,如果能去参观这种大型食品工厂,我觉得会是一个蛮有趣的经验。所谓“不打不相识”,经过这次互动,我认识你,你也认识我,蛮有意思的。

台湾"榨菜哥"收两箱榨菜:如此贵重 心情无限激动

“榨菜我收到了,谢谢。”16日傍晚,自称“榨菜哥”的台湾“财经专家”黄世聪在脸书发布了这样一条帖文,证实他已收到从大陆的寄出的涪陵榨菜。


杨艺 本文来源:环球网 责任编辑:杨艺_NBJ10647

利亚德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推荐阅读

为何有人用激光笔照射蔡依林?新京报:作恶的快感

去瞧瞧 昨天22:29 62.4万+

俄拒绝国际海洋法法庭施压 坚持扣押乌军舰水兵

北青网娱乐 昨天22:29 82.7万+

鼎晖系的Pre-IPO投资生意 哪些公司面临被减持风险?

金道贵金属 昨天22:29 40.3万+

周皓: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定价须遵从市场规律

佳丽宝 昨天22:29 95.8万+

上海票交所上线“贴现通”董事长独家解读背后深意

鲁西商城 昨天22:29 78.4万+

贵州省纪委书记夏红民调研茅台 强调强化监督问责

上海钓鱼网 昨天22:29 704.1万+

直击|华为视频与腾讯视频达成合作 将实现帐号互通

尚七网 昨天22:29 3.8万

涉嫌串通操纵汇率 花旗、小摩、瑞银等在澳被起诉

本命佛 9天前 59.5万+

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就国六标准提议:设过渡期实行备案

陕西传媒网 昨天22:29 55.5万+

又见大单押注美联储降息 若看此指标可能就错得离谱

怡佳仁 昨天22:29 4.1万

“福报人生”培训推负债翻转培训班:传销终极版本?

考试资料网 昨天22:29 2.7万

泰国拟对国际旅客收“旅游税” 每人不超过22元

威海信息港 昨天22:29 71.2万+

海南海药升级版人工耳蜗获注册证 业绩贡献尚待观察

日照网 2019-10-16 22.5万+

迎政策利好 机构预计超图软件上涨空间超40%

成长中国网 昨天22:29 71.4万+

收评:两市强势反弹 创业板指涨3.34%

学会计论坛 2019-10-16 76.4万+

游戏成瘾被WHO列为精神病 韩国文体部反对

中国上海 昨天22:29 676.9万+

工信部:未收到“水氢能源车”准入申请(视频)

顺义网城 5小时前 0095

江苏东台69人院内感染丙肝:规则失守是最大敌人

爱丽娱乐 昨天22:29 574.2万+

二审维持原判 安徽出版集团原董事长王亚非获刑13年

南康生活网 昨天22:29 6.1万

修正实业退出绿地集团将入主 这家贵州药企为何受捧?

一下科技 2019-10-16 2.6万+

碧桂园机器人做杏鲍菇肥牛?新总裁续写800亿传奇?

国防科技网 前天22:29 87.8万+

联讯策略:6月十大金股及A股展望 观察人民币先行表现

神途发布网 9小时前 566.5万+

股债双杀!意大利或面临欧盟40亿美元“天价”罚款

浪漫网 前天22:29 68.8万+

对话企业家:产业赋能

惊呼网 前天22:29 60.9万+

自然资源部:将保证国土空间规划权威性

我玩网 7小时前 93.9万+

奔驰车主维权案结果:西安利之星被罚100万元

天长论坛 2019-10-16 58.7万+

接班人对IPO时间作出回应 娃哈哈或将改变不上市初衷

第一女人网... 昨天22:29 788

联想做不做操作系统和芯片?不妨先向三星学习竞争策略

日照港 昨天22:29 2.4万

优势资本吴克忠:产业如何赋能

页游网 昨天22:29 4.3万

又有489个学位点被撤销 北大浙大等985大学上榜

黑市集团 昨天22:29 313

中国拟对美产医药产品加关税 医疗设备对美依赖不高

中国江阴 昨天22:29 48.6万

*ST大洲新增被冻结资产上亿 控股子公司不久前停产

合肥人才网... 6小时前 90.6万+
为您推荐中
暂时没有更多了……

网站地图

用户反馈 合作